<var id="jhtpf"></var>
<cite id="jhtpf"><video id="jhtpf"><menuitem id="jhtp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htpf"></var>
<del id="jhtpf"><span id="jhtpf"></span></del>
<cite id="jhtpf"><span id="jhtpf"><var id="jhtpf"></var></span></cite><var id="jhtpf"></var>
<var id="jhtpf"></var>
<cite id="jhtpf"><noframes id="jhtpf">
<cite id="jhtpf"></cite>
<cite id="jhtpf"></cite>
2019-07-09 07:48:09新京報 記者:林子 梁緣 顧志娟 編輯:王進雨
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風口上的垃圾分類:代扔百元包月,多企業布局陷資金危機

2019-07-09 07:48:09新京報 記者:林子 梁緣 顧志娟

在這場變局之中,與垃圾分類相關的商機早已開始躁動。


推行近20年后,垃圾分類正式走進大眾視野。


7月1日起,上海開始執行“史上最嚴垃圾分類”新規,個人扔錯垃圾最高罰200元。而預計至2020年底,46個重點城市都將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類處理系統。國泰君安研報指出,垃圾分類將直接帶來新增的前端分類投放、分類收集、分類運輸的環衛裝備及服務需求。對此,東方證券研究所以上海模式下全國垃圾分類市場規模測算,全國普及垃圾分類孕育市場規模接近2000億元。其中,垃圾收轉車、中轉站及相應預處理設備和垃圾分類服務的市場空間有望達到442億元。


政策持續推動下,資本市場同樣獲得諸多擁躉。Wind數據顯示,垃圾分類指數中包含17家上市公司,6月1日至7月8日收盤,垃圾分類指數上漲8.07%,其中中國天楹和華宏科技、維爾利和龍馬環衛漲幅均超過30%。近一個月時間,在垃圾分類概念股整體帶動下,環保及公用事業板塊整體表現較好。


垃圾分類正引發一場新的變局,毫無疑問,垃圾分類產業已然站上“風口”。



催生商機


網上現代扔服務,包月180元


由于沒有買到分類垃圾桶,上海居民肖先生最近采購了多個普通垃圾桶,按照干垃圾、濕垃圾、可回收垃圾分別扔垃圾,在臥室和廚房各放三個。垃圾桶增多,肖先生還多買了一些垃圾袋,包括方便濕垃圾瀝水的立式垃圾袋。


“普通垃圾桶價格在5-20元之間,普通垃圾袋一般5-10元一包(90只),立式垃圾袋一包約為10-15元(30只)。我這一次的垃圾桶和垃圾袋花費就超過100塊,這些垃圾袋估計用不了幾個月,之后還要經常買。”肖先生向新京報記者算了一筆日常垃圾分類的經濟賬。


實際上,隨著垃圾分類實施,號稱為日本的干濕分類垃圾桶在網上早已是供不應求。其中一款售價為178元的日本干濕分類垃圾桶,銷售頁面顯示2.6萬人付款。售價300-500元不等的其他分類垃圾桶,也有超過千人購買。一位賣家表示,很多分類垃圾桶需要8月才能發貨,能即時發貨的需要“搶”。


新京報記者采訪了多位淘寶賣家,其中一家自產自銷的店鋪表示,最近銷量快速上漲,為此他們正在加班加點生產。淘寶極有家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6月其垃圾桶銷量達到300萬件。尤其是在6月24日到30日這一周,垃圾桶的銷量同比去年增長五成。其中,上海本地產業帶的垃圾桶最為搶手,銷量同比增長3倍多。


淘寶數據顯示,今年四五月份,上海各個小區就開始未雨綢繆,紛紛在淘寶企業服務采購“分類垃圾桶”,為居民提供垃圾分類投放點。五月,淘寶企業服務平臺上“分類垃圾桶”的搜索量上漲3倍多,成交同比大漲超七成。尤其是上海地區的訂單量在全國遙遙領先,同時采購“分類垃圾桶”的企業客戶中,9成為新用戶。


在這場變局之中,與垃圾分類相關的商機早已開始躁動。新京報記者注意到,如今,各種垃圾代扔業務出現,買家只需網上下單就可約定好時間上門取垃圾。


記者在咸魚上搜索看到,不少個人從事垃圾代扔的信息,一般只服務于單個小區或周邊一定范圍內區域,單次收費在2元-10元之間,并要求單次不超過3袋垃圾、重量不超過5千克;包月費用為50-100元。至于最終收費與樓層、是否有電梯、是否分類有關。其中,一名上海川沙地區的代扔者標價:已分類2元一次,未分類7元一次;包月已分類80元,未分類100元。


淘寶上同樣出現提供垃圾代扔服務的商家,客戶可直接網上下單,三日內會有專業代扔人員聯系。價格方面,單戶按月付180元,季付420元,年付1320元;若多人組團,可以有優惠。


記者向該店咨詢,商家表示,店鋪有專門的垃圾代扔部門,可服務上海所有地區,每個區都有代扔“師傅”。不過因為目前客戶較少,“不管是師傅自己開車去,還是坐公交車,即使按180元收費,師傅也是要虧的。”


記者還注意到,除了上海,46個垃圾分類重點城市中的深圳、杭州、蘇州、長沙、長春、昆明均出現了代扔服務。一家深圳的代扔商戶表示,雖然目前深圳還沒有正式開始實行垃圾分類,但已經在準備,街邊垃圾分類設施也開始完善。該店提供代扔服務的價格與上海地區相差不多,單次6元,包月120元,需要分類的包月150元。


此外,長春的一名代扔者表示,長春的垃圾分類很快就會實行,因此從事代扔的生意。不過,其提供代扔服務的價格比上海貴,一到三樓收費10元一次,包月280元;四到七樓15元一次,包月430元;七樓以上20元一次,包月580元。該代扔者表示:“目前也是處于剛剛起步階段,垃圾分類耗時耗力,所以比較貴,以后應該會更便宜。”



成新風口


市場規模接近2000億,下游潛力將釋放


隨著國內經濟發展,各地生活垃圾數量出現激增。據住建部及統計局數據,2001年之后,中國城市垃圾產量快速上升,截至2017年中國生活垃圾生產量從13470萬噸增長至21521萬噸,約增長了59.7%。


國泰君安研報指出,垃圾分類將直接帶來新增的前端分類投放、分類收集、分類運輸的環衛裝備及服務需求。比如隨著我國城鎮水平不斷提高,疊加市場化進程加速推進,我國環衛裝備行業也進入快速發展時期。中國專用汽車行業月度數據服務報告的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環衛車輛產量從2010年的3.32萬輛增長至2018年10.70萬輛,年均增長率達15%。


同時,垃圾分類后中轉站、服務點、回收網點等新增建設規模有望超過320億元。根據上海市對回收網點、垃圾中轉站的建設目標,上海的回收網點需從2018年的2000個增長至8000個,垃圾中轉站需從2018年的109個增長至210個。而督導、轉運等服務在短期有望拉動82億產值。


“目前垃圾分類產業鏈中,上游是我們城市中千家萬戶的居民,中游則是收集、處置垃圾,下游就是回收再利用。”北京公眾與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告訴新京報記者,北京早在20年前就開始推行垃圾分類,在中游方面,據了解,“十二五”以來,北京共建設完成和改造了42座垃圾處理設施。目前亞洲規模最大的魯家山生活垃圾焚燒廠、朝陽區循環經濟園焚燒二期、海淀區大工村生物質能源發電廠、南宮生活垃圾焚燒廠、南宮堆肥廠二期、大興區建筑垃圾資源化項目等一大批焚燒、生化、滲瀝液處理項目相繼投產。


有不少業內人士認為,垃圾分類下游的潛力將逐步釋放,垃圾分類發電、生物柴油等都有望得到迅猛發展。


據馬軍了解,目前已有部分北京初創企業看到了市場上的機遇進入垃圾分類行業,政府也在這方面進行補貼、購買服務等。如果按照日本東京、中國臺北的做法,未來可以提高居民垃圾收費的費用,以此反饋給企業,從而減少財政壓力,同時利用垃圾分類所產生發電的余熱,為居民提供極為便宜的溫水游泳池等補貼,形成良性的市場循環。


劉權可以說是“看到機遇的人”。劉權為北京再生資源和舊貨協會副會長、北京天龍天天潔再生資源回收利用有限公司總經理,他所在的公司研發了一款家庭可回收廢品的手機APP——用戶通過這款APP一鍵呼叫,就有專業人員到家里上門回收并把垃圾運到網點暫存、整理、運送。


“我們應該是屬于產業鏈的上游,負責將垃圾從居民手中送到中游進行處理進行資源化利用”,劉權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在他印象里,生活垃圾中,約有20%是可以進行回收再利用、可再生的干垃圾,有30%是可以進行生化處理的廚余垃圾和濕垃圾,這兩部分垃圾都可以進行資源化處理,避免進入垃圾焚燒廠和填埋環節。


他介紹稱,目前我國垃圾處理主要分為回收、堆肥和焚燒三種方式。填埋與焚燒垃圾占地面積較大,處置費用較高,且回收利用的價值低。劉權表示,在此背景下,相關部門不斷推進垃圾分類,從而為垃圾回收利用與廚余垃圾堆肥創造條件,減少垃圾無價值的填滿與焚燒。


“做前端的垃圾回收服務肯定是不賺錢的”,劉權向記者表示,目前從北京城區內向五環外運送一車垃圾,如果運送的是紙殼紙板、塑料瓶等垃圾,每車占地面積大,重量又并不多,收益就很低,在這種情況下,購買和使用車輛的費用、司機等人力費用合計約350元/車,成本無法收回。劉權的公司目前仍主要依靠政府購買服務。


在他看來,未來北京可以統一規劃和建設垃圾分揀中心,從多方面支持垃圾分類企業推進工作。



行業布局


東方園林等多家企業遭遇資金危機


隨著上海推出垃圾分類辦法,一杯奶茶喝完后,將開啟一段全新的奇幻漂流——裝奶茶的塑料袋和塑料杯是干垃圾,奶茶內的珍珠則和濕垃圾一同處理。而在這背后,垃圾處理這片藍海再度波濤洶涌。


Wind數據顯示,垃圾分類指數中包含17家上市公司,其中,龍馬環衛、盈峰環境、中聯環境布局環衛裝備;上海環境、瀚藍科技涉足垃圾焚燒。這些上市公司中,中國天楹、啟迪桑德、城投控股三家公司的總市值過百億。中國天楹主要運營環保工程、垃圾處置及焚燒發電、城市環境服務和房屋租賃四個板塊,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,環保工程和垃圾處置及焚燒發電貢獻的毛利占利潤的比重較高,達到43.36%和41.65%。


實際上,資本市場多年前就已在垃圾處理行業布局,但如今大多慘淡收場。


數年前,東方園林通過產業整合嘗試戰略轉型,由從事市政園林工程建設為主的企業逐步向以水系治理、土壤礦山修復為主的生態治理企業轉型。2015年9月,“園林第一股”東方園林以2000萬元收購金源銅業100%股權,以人民幣1.41億元收購吳中固廢80%的股權。2015年10月,公司以14.6億元收購申能環保60%股權。由此,東方園林邁上了進入工業危廢處理領域的征程。


到了2016年,由于利潤逐步釋放,東方園林實現營業收入85.64億元,同比上升59.16%;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.96億元,同比上升115.23%。同年,固廢處置為公司帶來營業收入12.16億元,同比增幅達到409.75%,占比從前一年的4%左右攀升至14.21%。


盡管業績提升,但東方園林的財務風險也開始暴露。在邁入垃圾處理領域之前,截至2015年上半年,東方園林負債77.12億元,但到了2015年底就增長至112.95億元,2016年底則攀升至145.68億元。不到兩年時間,東方園林負債翻倍。


同時,公司開始意識到,我國當前工業固廢存量巨大,但產業發展滯后,綜合利用不足。受地域等多重因素影響,我國工業固廢和危廢處理企業集中度較低,有待提高。


從2018年開始,東方園林大步向前的“資金彈藥”出現了危機。


東方園林一改昔日狂飆激進的拿單速度。新京報記者梳理東方園林半年報看到,2018年上半年,公司中標的PPP訂單數量為36個,中標金額約為339.48億元,同比增長18.65%。而2017年年報顯示,東方園林中標PPP訂單數量為50個,中標金額為715.71億元,同比增長88.30%。


2019年4月26日,東方園林發布公告表示,基于2018年在“去杠桿”、“緊信用”的金融環境下,東方園林公司面臨較大融資壓力,在集中償還了大量有息負債后,公司流動性資金較為緊張。短期償債能力下降,出現緩發部分員工工資、拖欠部分離職員工補償金等情況,存在持續經營重大不確定性的跡象。


同樣遭遇資金危機的還有神霧環保。2018年以來,在嚴控金融風險的背景下,資本遇冷,神霧環保也受資金影響,項目開工有一定的遲緩和停滯。2019年1月8日,新京報記者獲悉,神霧環保已再次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。


記者注意到,東旭藍天、啟迪桑德以及科融環境近年來相繼曝出資金鏈問題。


有業內人士指出,環保類上市公司多以PPP模式經營項目,PPP資金回收周期長,一旦開始防范金融風險,企業融資遇到困難,現金流就相對更容易緊張。


新京報記者 林子 梁緣 顧志娟 編輯 王進雨 校對 范錦春

點擊加載更多

    • 一天
    • 一周
    • 一月
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陕西老11选5走势图 阿拉德之怒mg版官网下载 安徽时时快三 春秋彩票登录 体彩开奖 韩国彩票开奖结果 曾道免费资料30码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捕鱼网 快乐赛记录 凤凰彩票官网app下载苹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