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jhtpf"></var>
<cite id="jhtpf"><video id="jhtpf"><menuitem id="jhtp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jhtpf"></var>
<del id="jhtpf"><span id="jhtpf"></span></del>
<cite id="jhtpf"><span id="jhtpf"><var id="jhtpf"></var></span></cite><var id="jhtpf"></var>
<var id="jhtpf"></var>
<cite id="jhtpf"><noframes id="jhtpf">
<cite id="jhtpf"></cite>
<cite id="jhtpf"></cite>
2019-07-10 07:41:05新京報 記者:張姝欣 陳鵬 編輯:李薇佳
原創版權禁止商業轉載授權

區塊鏈“資金盤”騙局:傳銷式拉人頭,賭誰跑得快

2019-07-10 07:41:05新京報 記者:張姝欣 陳鵬

玩家稱就像擊鼓傳花,不知道在誰接盤的時候就崩了。

李強(化名)至今還不愿相信自己居然也踩了雷。“我是個比特幣的礦工,自認看過了上百個資金盤,也繞過了很多坑。沒想到最后還是栽在了波場(超級)社區。”

繼80萬會員注冊的Tokenstore被爆“跑路”后,“幣圈第一大盤”PlusToken和宣稱與波場有關的波場超級社區疑似崩盤,徹底讓一眾幣圈人士震驚于資金盤的“脆弱”。

“之前就算有各種資金盤跑路的消息,但我一直覺得它們兩個肯定沒問題。”一位幣圈玩家對記者表示。

實際上,這些資金盤最核心的特點就是用高額返利,吸引玩家拉人頭。“這類項目,就像擊鼓傳花,你永遠不知道(項目)在誰接盤的時候就崩了,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越晚入局的人,風險越大。”一位投資者形容。

而玩家并不是不了解其中的關竅,只是在跟“盤主”賭,賭誰跑得快。新京報記者發現,雖跑路頻發,但資金盤仍在活躍,花十幾萬元就可以成為“盤主”,進而“割韭菜”。

資金盤是指以資金流通形式,拆東墻補西墻,用后加入會員的錢支付給前面會員的網絡傳銷形式。中倫文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云峰曾公開表示,區塊鏈會受到資金盤的青睞主要有三個原因:匿名性、熱度高、用戶重疊。

6月28日,北京市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發布《關于繼續警惕投資虛擬貨幣市場的風險提示》,提醒廣大投資者增強風險防范意識。

新京報記者了解到,目前,尚有多個涉嫌傳銷性質的項目正在運行中,也有人對記者表示,自己正積極參與新盤的建設。

孫宇晨項目遇“李鬼”:波場超級社區疑似崩盤

自6月30日晚起,波場超級社區的APP就只能打開,不能登錄,有玩家查詢在平臺上存儲的波場幣,發現疑似已被轉出。

李強說,波場超級社區的獎勵制度、運行機制跟其他的資金盤并沒有本質不同,但是因為該項目對外宣傳時標榜跟波場以及孫宇晨的緊密關系,因此才覺得“靠譜”。

孫宇晨,波場創始人,被部分媒體稱為“馬云最年輕的門徒”,其最近的一次集中曝光是6月初以破紀錄的天價拍下巴菲特慈善午宴。

“波場超級社區”一直對外宣稱是uTorrent公司做的項目,而uTorrent是波場27個超級代表之一。

一位玩家給記者提供的項目宣傳資料介紹,“μTorrent超級社區,從波場拿到十塊錢的獎勵,拿出9塊獎勵給加入uTorrent超級節點的波粉。因為有這些小節點加入,超級節點才會拿到更多獎勵和收益。”

更令玩家感到信服的是,今年5月波場超級社區線下活動的合影中,除了13位社區核心成員,還有一位號稱是μTorrent超級社區運營經理Jeffe。

“宣傳資料中的節點我們查得到,也有運營經理背書,我們自然就相信這個平臺跟波場有關”,李強說,正是看到5月份的合影,他最后才決定加入該平臺。

記者查詢波場官網發現,uTorrent確實是波場27個超級代表之一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波場超級社區的名稱是“μTorrent超級社區”。

而“uTorrent”與“μTorrent”是不是同一社區?孫宇晨曾在今年6月12日回復網友提問時表示,“這個騙子明顯玩了文字游戲,你看u是怎么寫的”?

7月1日上午,也就是APP疑似跑路后一天,孫宇晨發微博警示資金盤風險,并提示投資者們警惕資金盤風險,“作為全球最為知名公鏈之一,全世界(不僅限于中國)存在一些打著波場名義做純資金盤的項目,這就跟索羅斯巴菲特孫正義馬云每天‘被投資’傳銷盤一樣。我們態度是明確的,官方不支持傳銷盤、資金盤,大家也要警惕傳銷盤、資金盤,務必注意資金安全。”


7月9日,波場發布公開聲明表示,所謂“波場超級社區”假借波場TRON、BitTorrent和uTorrent官方的名義,許以高額返利,進行違法犯罪活動。波場TRON官方對于受騙者的心情與處境表示理解與同情,堅決反對一切打著區塊鏈技術幌子的傳銷盤和資金盤行為;自2019年1月發現有“波場超級社區”冒用波場TRON官方名義進行資金盤詐騙以來,波場TRON官方不斷通過微信群、微博官方渠道、微博群和抖音等渠道進行辟謠,引導投資者謹防詐騙,注意資金安全;網傳波場未辟謠或波場官方與其有關系的謠言,波場官方保留追究其誹謗與造謠法律責任的權利。

一字之差,是“李逵”與“李鬼”的區別。

記者在多個波場超級社區維權群中發現,多數玩家此前都認為該項目是“孫宇晨的項目”,因此才信心滿滿地入局。

花式獎勵“拉人頭”,有人自掏腰包發展下家

根據維權群中玩家的統計,5個月的時間,玩家已達幾十萬。按照近期波場幣0.24元左右的單價,涉及金額近10億元。

短時間內這么快的擴張,與波場超級社區的類傳銷模式有關。

王波(化名)接觸到波場超級社區,是因為他所在的多個資金盤微信群。今年5月,項目參與者(也就是他以后的“上家”)宣傳的獎勵制度打動了他。



根據波場超級社區推廣群中發布的獎勵制度,收益由兩部分組成,靜態收益和推廣獎勵。

首先,以用戶在APP上激活的波場幣(TRX)數量為準,將用戶分為三類:激活數在1000-30000個的用戶為一級節點;激活數30001-100000個為二級節點;激活數在100000個以上是三級節點。節點就是用戶的等級,后期收益與用戶等級直接相關。靜態收益為節點分紅獎,將波場幣存入波場超級社區APP獲取利息,目前返利水平一般為0.8%每天。

“炒幣我要去擔心比特幣今天價格高了,明天價格低了,這個項目有靜態收益,收益水平也比較合理,我更踏實”,王波說。

更讓他心動的是,除了分紅,如果他能成功將項目推薦給“下家”,收益會更高。根據獎勵機制,“下家”在APP上儲存波場幣并激活后,王波獲得的推廣費用將分為兩部分:一次性的推廣獎,計算方式為“下家”激活TRX數量乘以相應的返利比例,一到三級節點,返利比例分別是5%、10%、15%。“我是二級節點,我推薦的人存了1000個幣,我獲得的比例是1000×10%”,王波解釋。

推廣費的另一部分則是每日產生的,按照下級會員每日的靜態收益計算,項目方將會給參與者開出社區運營獎。以參與者等級決定代數,以下級會員每日節點分紅TRX數量為基準:一級節點的一代返利額度為20%;二級節點的返利額度為一代20%,二代10%;三級節點的返利額度為一代20%,二代10%,三代20%。

除了以上獎勵,還有所謂的績效獎、專屬推廣激活獎、新增業績獎、擴代運營獎+績效獎、群主獎、幫扶獎、BTT空投獎等各種。“這些獎勵的目的,就是為了讓你多拉點人”,王波說。

不過,這樣的獎勵機制的確鼓勵了很多玩家積極發展“下家”。一位玩家表示,他自己投資了價值300萬人民幣的波場幣,發展了近百個“下家”,“下家”累計投資金額達1000多萬。

王波發展的80多個“下家”,是他“自掏腰包”:王波給每個人在APP上贈送了1000個波場幣。根據波場幣近期徘徊在0.24元人民幣的單價,他送出的波場幣價值約2萬元。“就是讓大家體驗一下,如果他們覺得好,可以繼續充錢”。

他告訴記者,如果算上各類推廣獎勵的返利,大概一年就能“回本”,如果有“下家”自行充錢,回本速度就會更快。



擊鼓傳花:永遠不知道在誰接盤的時候崩了

張磊(化名)手機里50多個資金盤的微信群幾乎24小時響個不停,不斷有人推薦新的項目。

隨著今年3月起幣圈的回暖,一眾資金盤也開始活躍起來。

張磊今年初開始投資資金盤,在十數個資金盤里投資了200多萬,有的項目比較幸運,有人接盤,有的項目遭遇跑路,血本無歸。“折騰了將近半年,幾乎不賺不賠”。

最近他開始變得更謹慎,“主要因為最近一兩周跑路的資金盤不僅數量多,而且規模都相當大”。

除了前面提到的波場超級社區,號稱“幣圈第一大盤”,資金規模達200億的PlusToken也在近日疑似崩盤。

根據玩家趙明(化名)的介紹,PlusToken一直對外宣稱自己是“幣圈余額寶”,智能搬磚錢包,也就是通過在多個交易所,利用價差高賣低買獲利。與波場超級社區類似,PlusToken為了“拉人頭”,也頗為“慷慨”,賬戶分四個等級,直推一層可分得100%全額獎勵,二層到十層的各分10%獎勵,十層之外獎勵15%。只需要用戶花500美元開啟智能狗,然后不斷發展下線,一旦達到“創始”等級,便能獲得150萬美元獎勵。

“當時我投資50萬元,我的上家告訴我復利一年就能賺到超300萬元。”趙明表示,她在今年4月,經朋友介紹在PlusToken投了50萬。



湖南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官網顯示,實際上,早在今年3月,長沙市天心區文源派出所已對當地“PlusToken區塊鏈錢包”宣傳窩點進行查處。警方表示,“PlusToken區塊鏈錢包”假借區塊鏈名義,收取門檻費、發展下線、層層獎勵,具備傳銷的典型特征。

而一個名為“比特狗”的平臺,把傳銷資金盤包裝成區塊鏈娛樂寵物平臺。該平臺稱,“比特狗”是由“狗狗幣”開發團隊聯合游戲開發公司以及美國Bitdog Games基金會共同研發的區塊鏈娛樂寵物平臺。據平臺數據,“比特狗”體驗版自6月5日上線不到一個月內,參與者已將突破2萬人,每日新增超2000人。

其運作方式也離不開“拉人頭”。“比特狗”平臺規定,參與者需要通過推薦人推薦才能注冊成為普通會員。普通會員想要通過喂養“比特狗”挖礦賺錢,需要先通過推薦人創建一個“比特狗”賬戶,并支付99元領養一只“比特狗”。然后購買喂養套餐喂養“比特狗”,在喂養的過程中,“比特狗”就能通過每天挖礦產生BTGS虛擬貨幣。

記者發現,眾多平臺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通過層層獎勵機制,鼓勵玩家發展下線。

“這類項目因為沒有實際業務,要想讓盤子變大,就要不斷圈錢,進來的錢一部分用于支付前期高額的返利,目的是吸引更多人入局,另一部分就被‘盤主’套現。一旦當資金盤沒有足夠的資金用于支付提現的時候,基本就會崩盤,”張磊說。

律師王德怡表示,有的資金盤在經營過程中,以發展下線、復式計酬方式進行業務推廣,而這些資金盤沒有真實的項目或產品為支撐。

財經評論員肖磊認為,資金盤其實是傳銷的一種變體,由于很多標的具有標準化和交易的便捷性,導致資金盤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吸引更多的資金聚集,比以前靠拉人頭的方式來集資的方式危害更大。傳銷的話有很多法律層面的界定,比如超過三級返利體系等,但目前看,資金盤往往更具有隱蔽性,但可以達到傳銷的效果,由于拉盤導致前期進入的人更容易獲利,這些人為了更多人進來拉盤,就會用拉人頭的方式去傳銷式營銷,跟傳銷的本質邏輯是一致的。

“你知不知道,這些項目做的是傳銷?”面對記者的提問,張磊顯得并不介意,“目前很多區塊鏈資金盤都是這樣,你可以認為它是傳銷,但我認為也會有真正在做事情的項目方,我也能賺到錢。”

“實際上這類項目,就像擊鼓傳花,你永遠不知道(項目)在誰接盤的時候就崩了。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越晚入局的人,風險越大”,王波說。

十幾萬就能設計資金盤,拼的是誰跑得快

錢浩(化名)是一位比特幣場外交易員,在之前的一場“非吸案”中,被卷走了200多萬。最近,他對記者表示,開始考慮參與資金盤,并拉了一個百人的微信群準備推介項目。

“我之前認識了一個打算當‘盤主’運作資金盤的人,我打算作為早期參與者投資,也幫他拉人頭。”錢浩說。

據他介紹,發行一款虛擬數字貨幣就是坐莊,目前有一些“外包商”提供礦機,每天能產出幣,同時還提供資金盤APP開發的服務,可以幫莊家設計交易系統。系統可以租用國外的服務器,把APP和網站都存儲在國外。

“其實很簡單,一般十幾萬左右就可以讓一個外包商幫你設計一個資金盤,一般包裝成理財產品,最近這類(理財)非常多”,錢浩表示。

錢浩表示,當盤主不僅可以收取交易手續費,前期還可以囤幣,等到價格上漲后賣出賺差價。而像他們這些早期投資者,也會跟莊家一起囤幣,然后主動拉群宣傳。針對如何抬高虛擬幣價格,他說,“還是要給人一種項目很有前景,供不應求的感覺,價格就起來了”。

是否會擔心項目跑路?錢浩表示,即使后來項目跑路了,他也不會賠錢。在他看來,他是跟莊家“打天下”的早期會員,要與盤主一起囤幣等到高點拋售,因此,短期內利益是相通的。“莊家感覺賺夠了,項目的確有可能下線,但那時候我早就退出來了,這類項目都是賭博,拼得就是跟盤主比誰跑得快”,他說。

當記者問起項目名稱時,他表示不愿意透露,但已經準備好白皮書,即將上線。

區塊鏈投資人王豐(化名)表示,實際上資金盤運作套路很類似,在推出新盤早期,他們不僅會向市場拋售高額的報單虛擬幣,還會給前期投資者幾十倍的回報率,使其“嘗到大甜頭”。這樣一來,會有更多的人隨之入盤投資,圈住更多資金。然而當盤主覺得賺夠了的時候,這個資金盤就會變成“死盤”,投資人也無法提現,被套牢。

“更有甚者,盤主可能會開個新盤,讓被前個資金盤‘套牢’的投資者的資金中的部分投到新盤再啟動運作。此時,一些投資人甚至會因為錢‘重新活了’而喜出望外,可能會抱著挽回損失的心態再次投資”,王豐表示。

根據記者調查,目前尚有多個帶有傳銷性質的項目處于運營狀態中。

投資者維權難

親朋好友介紹,進退兩難


記者通過在PlusToken、波場超級社區的多個維權群中觀察發現,與大多數傳銷類似,很多參與者都是經親人、朋友介紹加入的。這就導致在項目跑路時,不少人表示如果報警,“感覺對不住親朋好友,怕最后查起來,讓他們被罰錢,甚至面臨牢獄之災”。但是,不報警又想追回本金,因此進退兩難。

也有玩家會在群中公開勸告:“有沒有想過,主動報案協助調查,和包庇犯罪的區別,還有報案可以以傳銷、非法集資來追回自己的資金。早報案,早追回,控制團隊頭目。”一些投資人決定報案。

實際上,早在2017年9月,央行、銀監會、證監會等七部門就發布了《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》,公告明確表示,任何代幣融資交易平臺不得從事法定貨幣與代幣、虛擬貨幣相互之間的兌換業務,不得買賣,不得為代幣或虛擬貨幣提供定價、信息中介等服務。

該公告還指出,代幣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,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、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、金融詐騙、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。

知名律所合伙人肖颯公開建議投資人要收集證據。為了后續的維權道路,最現實的是收集一切自己與該平臺之間存在的關系,比如平臺充值、投資明細記錄截圖,加蓋公章的銀行流水等。其次,由于這種案件屬于涉眾案件,單獨一個投資人遇到的問題可能代表不了什么,但是如果很多人都存在類似的情況,那么可以建立維權群交流情況,分享信息,也方便去公安局辦案,引起重視。

針對此類案件將以什么罪名立案,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表示,根據《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(二)》中規定:[集資詐騙案(刑法第192條)]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,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,應予立案追訴:(一)個人集資詐騙,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;(二)單位集資詐騙,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。

根據裁判文書網顯示,涉及“資金盤”的刑事案由的裁判文書有139個,其中一般涉及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涉及案件數最多,達86個;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以及集資詐騙罪有12個,剩余為其他類型罪名。

王德怡表示,當前諸多借區塊鏈技術做資金盤的項目崩盤跑路,而投資者難以追回損失。出現此類情況投資者難以通過民事訴訟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,只能請求公安機關予以刑事立案。而此類案件的“受害人”分布在全球,這些資金盤的幕后控制人有可能在境外或者隱藏了真實身份,投資者投入的資金或代幣很可能被對方通過技術手段轉移了,因此,即便有公安機關立案偵查,相關案件的辦理也很可能十分漫長。

新京報記者 張姝欣 陳鵬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范錦春

點擊加載更多

    • 一天
    • 一周
    • 一月
       回到PC版
      陕西老11选5走势图 赛车开户平台 优博重庆时时计划群 福彩快乐十分app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老时时360记录 内蒙古时时历史数据 mg电子官方app 北京快3开奖助手 快点乐12开奖 老时时走势图